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江秋映凌玖玖暢讀全文 第10章_塔靜小說
◈ 第9章

第10章

經歷過危險的人,對危險格外敏感。

一個13歲的少女,深更半夜,去雲彩山,空無一人的山路,司機是個男的,素質不高的樣子……

凌玖玖的手悄悄伸向包里。

好不容易重活一世,大仇未報,她可不想噶在這荒山野嶺。

「你這麼晚進山幹啥?」

司機斜着眼向後看她。

「我爸和我叔在避暑山莊等我。」

「呵呵,你爸?和你叔?他們咋不來接你?讓你一個小姑娘自己坐車?」

司機冷笑一聲。

「我們約好的,三點半在山門見。如果我三點半到不了,他們就開車下來。」

凌玖玖說著,伸在包里的手先握住了一把美工刀,她鬆開美工刀,又握住一把3000萬伏的迷你伸縮電棍。

該先用哪個呢。

她回來的第三天,就去配備了這個秘密武器。

如果這一世,她還會碰見那個讓她做了許多年惡夢,還患上抑鬱症的爛人,她一定要正面硬剛,讓那個爛人嘗嘗電棍的滋味。

本來只想着隨身帶着壯膽的,沒想到還真用上了。

司機從煙盒裡掏出一支煙,剛要點着,耳邊突然電光石火般的「噼啪」一聲。

他還沒來得及扭頭,突然脖子處被抵上了一個東西,一個稍顯稚嫩但十分陰狠的聲音在後腦勺響起:

「這是3000萬伏的高壓電棍,開車!否則我就摁下去!」

「我……」

司機剛一張嘴,另一側脖頸處又有什麼東西抵上了:

「這是一把美工刀,你敢亂動,我一刀就劃破你的頸動脈!」

握刀的手貼着左側脖頸,握成了拳,司機能感覺到那隻拳頭很瘦小,在輕輕的抖,身後這個人,不,小姑娘,她害怕。

可是司機更害怕,美工刀,他見過,很薄,很尖,很利,小姑娘一哆嗦,就可能割破他脖子上的大血管。

農村殺豬,就是在脖子上來一刀,豬立馬就竄血,嘩嘩的,水管子漏水一樣。

司機渾身發僵,感覺血都不流了,雞皮疙瘩都嚇回去了。

媽蛋,這個人,不,這個小姑娘,死婆娘不是說才是個十來歲的嗎,怎麼這麼可怕,不像個小姑娘。

劉老黑生者禁地��要是回去報警,誰會相信自己被一個十來歲的小孩給欺負了呢。

「我……我、我開。我右手……要來……掛檔,我只是掛檔……你別激動,我開,我送你上山。」

司機的嗓子突然就乾澀起來。

他發動車子,打開大燈,車子又在蜿蜒的山路上爬行。

凌玖玖精神高度緊張,一眼不眨的盯着司機。

緩了一會兒,司機開口,想轉移她的注意力:

「小姑娘……在哪個學校讀書?」

「閉嘴!別說話!」貼着皮膚的電棍加了力,拿美工刀的拳頭也加了力。

司機噤了聲,冷汗直冒。

半個小時後,她終於看到了凌家大院的招牌和那棟兩層小白樓。

「到前面小白樓調頭,然後停車。」

司機很聽話,在小白樓前調頭,然後停車。

你看,這世道就是這樣,你硬一點,別人的就軟了,你軟一點,惡人就聞着味來欺負你了。

可惜上一世,自己被那場家庭變故坑懵了,年少沒經驗,不懂得這些道理,吃了許多虧。

凌玖玖一直把手裡的電棍抵在司機身上,騰出一隻手拉開車門,跳下車,朝凌家大院的大門跑去。

「妹兒,我跑一趟山路不容易,能不能把車費給了。」司機忍氣吞聲的說。

「車費在後排座上,趕緊滾!」她一手舉着電棍,一手握着美工刀,後背緊貼在門上。

司機看了一眼後排座,果然有一張大錢。

車子又發動起來,沿着山路漸漸遠去。

凌玖玖腿一軟,癱坐在地上,手和腿都哆嗦的不成樣子。

渾身都被汗濕透了,山風一吹,上下牙直打架。

平復了好幾分鐘,她悄無聲息的開了門。

別說她現在13歲,就是33歲,今晚的經歷也夠嚇人的。

要到十幾年後,監控才開始密集起來,這種十八線小城市,又是夜行山路,她還是悄悄跑出來的,真出事就是破不了的懸案。

凌晨三點半,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,她取出提前備好的鑰匙,悄悄進了門。

一切照舊,服務台後,二叔睡得依然香,房間隔音一般,二樓走廊里隱隱能聽到房客們的鼾聲。

進了屋,凌清也睡得酣香,蓋在身上的毯子被踢在地上,凌玖玖幫她蓋上。

沒有人知道,這個夜晚,她回了一趟安州市,完成了重生後的第一個任務。